web analytics

Feb 28 2006

香港情

Published by at 13:15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剛過去的星期天中午時開了車在東區走廊奔馳著,看著維多利亞兩岸的高樓大廈,然後又看見在不遠處有麻鷹群在天上翱翔,突然之間心裏湧出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一種令人雀躍、令人窩心而又親切的感覺。

一直以來都不大喜歡香港城市之密集規劃,“石屎森林”一詞中肯地形容了小小香港的高樓大廈滿佈的情形;很有趣地以前不喜歡內地因爲她不似香港般先進,如今也不喜歡卻因爲她太過先進了,在進步的過程裏把中國人特有的濃厚人情味慢慢的沖淡了。可是今天我對著那些高祟入雲的大廈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覺,突然間覺得香港特別漂亮,很有生命力,卻原來只發現因爲無論我想飛得多遠,我的根還是植在這裏;那種重新發現的喜悅是不能用筆墨所形容的,就像一件本屬自已的東西不見了,可是卻從來不覺得已失去,直到偶然在思想洪流裏尋穫這一片曾經消失的一環,那種驚覺著失而復得的感覺是很有趣的,到最後只會有著滿足的微笑在自已的臉龐上細意品味。

想起小時候。

想起小時候住在牛頭角佐敦谷的七層徒置區的片段,會記起在馬路兩旁那些五噸半貨車上和伴兒們玩捉迷藏的情形、在空地上一大群男女在跳橡筋繩、玩”狐狸先生幾多點”、和男生一起走到金谷村去捉“金絲貓”,當然還有試過把盛滿了水的膠袋從高層扔下來。想起那時爲了要看賣“飛機欖”的老伯從地下把欖子拋上七樓的樣子,我們一群小孩子從地下一口氣跑到七樓再扔錢下來的記憶;也有把零用錢省下來就只是爲了看那些大同小異情節的港式連環圖、還記得老夫子的永遠題目-無題和龍虎門裏馬小靈一去不返嗎?也有時回想到從十六級樓梯上一跳下來的行爲而咋舌(對,那是猜樓梯啊,而且只得拖鞋保護而已),沒法忘記豪雨時看著十尺闊的去水道慢慢溢滿,而趕忙地把紙船群在上流放出去也可以樂上老半天。第一次和玩伴打架,第一次和父親吵嘴而憤而離家卻又無處可留,第一次因爲中學派位而要與同學們分離感到悲傷(但其實大家都是住在同一個地方)。還記得小學時暗戀著同班的女同學,貪玩打翻改錯液的稀釋劑而弄傷了坐在前面同學的眼睛,和同學們一起玩的跳飛機與猜皇帝等;還記得以前沒有茶餐廳只有冰室,在街邊買的砵仔羔和龍鬚糖嗎?

這些都好像昨天發生一樣,卻又每件事情都只會成爲心中的一個回憶;香港雖然比不上北京的遼闊邊遠,比不上東京紐約的繁華,也不及新加玻的井井有條,可是香港給我的感覺是最特別的,只因爲我的回憶都全在這裏沉澱著。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