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Mar 22 2006

雜記

Published by at 11:09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上個星期本來全是九鐵兵變的消息佔據著各大報章頭條位置,可是星期五早上起來的時候,在收音機裏聽到有三個警察在尖沙咀的一條行人隧道互轟導至兩死一危殆,而且更有報道那位休班探員所持有的槍支竟然是五年前給神秘殺死的警員-梁承恩的佩槍;結果能馬上轉版的大報已經在星期五改了頭版,而所有報紙在星期六都一致用這項新聞作爲頭條。現場證據看起來就是對這位休班警員甚爲不利,由于還沒有知道詳細情況,警方也沒有什麽定論,可是一衆報章已把此人“定”了罪,甚至乎把他冠名爲“魔鬼警察”了,我覺得這種報導方法實在是不好,無論對受害人和疑犯都不太公平,尤其是當一切都沒有定案時。我相信傳媒的這種報道方法,實在對疑犯的家人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就算是這位徐警員真的是凶手的話,那是否我們就要把他的家人也拉進案內,也要把他們公審嗎?可惜的是我們所珍惜的言論自由已經被這些走火入魔的媒體濫用了,可悲的是我們的新聞工作者已經捨棄了所謂公正和客觀的報道了,而走進偏鋒了,也有爲著作出吸引讀者的一些報道,他們不惜自作故事,甚至把鬼神也拉出來,那些什麽玄學家說什麽鬼槍號碼呀,什麽命運呀,究竟這些人的神奇腦袋裏裝著的是什麽呢?

我想信以後我們的報章會在每一次的大新聞裏加插一段“駐靈界記者”報道的了。

************************************************

星期六我們一群同事去了參觀由公益金主辦的域多利監獄開放日,看到那些狹窄的單人倉,和那些無遮無掩的多人倉,也讓參觀的人感到那種失去自由的代價。但另一方面也覺得很神奇,有著這一種牢獄制度,我們可以讓做錯事的人有著贖罪的機會,但真的能補救的嗎,尤其是當牽涉到他人的生命時?

在參觀的途中時聽到兩位太太的說話,節錄如下:

太太A聽完了義工介紹犯人能在監牢中學著一些日用品的制作後說道,這可以給犯人學得一技傍身,讓他們他日可以重新投入社會;我心裏面想的這有著我們的社會先不岐視這些重新人仕才可以啊。

另太太B在看完單人倉出來之後的意見是,地方太小了-才坐得兩三人!?我真想答她難道需要放下兩張麻將桌子嗎?

還有不太明白爲何家長這樣喜歡讓自己的子女坐到牢房裏面拍照,難道來個預習嗎?(9527,這是你一生的號碼了)

最後多謝小雯律師的誠意推介,讓我參觀了這麽一個不得了的地方,我也拍了一些照片放在這裏,希望大家會喜歡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