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Mar 24 2006

近視

Published by at 11:11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我是在朋友群和同事間少數沒有近視的人,可能和小時候很少看電視有關,以前住在七層徒置區的樓下,即前鋪後居而樓底特高的那一種房子。爸媽把電視吊在離地十尺的天花上,爲的就是不想我們兩兄弟太容易開著電視而沉迷;說你也可能不相信,我們每天只能看不多過一小時的電視,而且其中十五分鐘是爸爸看新聞報導時我們所能分到的,星期天能多看一點,大慨是三小時吧,不過這也看爸媽怎麽時候起來幫我們開著電視呢!

我們一家是麗的電視台的觀衆,當大部份人在看家變,上海灘和執到寶時,我家卻在看鱷魚淚,甜甜廿四味和大家姐等,所以在學校裏當其他同學在討論電視劇情,大部份我都是插不了嘴的(其實這算集不算是社會分化呢?);直到麗的插映大地恩情時,我還很記得那天晚上在看時,突然之間加插了突別新報導:劉家傑老師用他那鏗鏘有力的聲音說出,無綫電視的輪流轉因爲大地恩情的強勁收視率而被迫腰斬,據說是因爲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麗的或現在的亞洲電視的收視率超過無綫電視,說來劉老師那種得意洋洋的神態到現在我還隱約記得。翌日我就厲害了,原因我是班上有數在看大地恩情的小朋友,和同學說起時都有著一種氣高趾揚的感覺;可是這也維持不了多久,很快大台還是變回大台,而小衆的只好發展他在華南社區的滲透吧。

人愈大就愈少看電視了,原因是現在香港制作的劇集實在是認真不成,犯駁處處也不用多說,起承轉合也做得不太妥當,再加上濫用煽情原素,而直令到故事要多爛有多爛;但最恐怖的還是一衆大大小小的“師奶”們一邊駡還要一邊看,我想這是她們希望不要給邊緣化,也可能我們的生活真是太枯燥了,只希望著有一點東西能讓我們打發時間的吧!話雖如此,有時不得不說外國地方的月亮圓一點,每當某一節目收視率下降時,那些高層就走出來說道現今娛樂衆多,一切非戰之罪;可憐的是經過〈大長今〉一役還是不肯承認自家的制作幷不嚴緊的事實,實在是可笑又可悲。我道〈大長今〉之成功,幷不是因爲我們“哈韓”所做成,全是因爲人家的演員那種落力,故事中心思想的貫徹始終,章節和段落中的種種張力也是吸引觀衆的原因;另外也拿在明珠台播映的連續劇“24”來說,那種劇集質素之高,我媽媽作爲一個典形香港的師奶,也只好乖乖的每周收看,若有一集錯過那種恨錯難返的心情也令我嘖嘖稱奇。

觀乎我們電視台的編劇助導,簡單來說就是廉價勞工,幷沒有什麽時間去看不同的書而可以創造一些有趣的劇目的(君不見電視台在這二十年來把金庸先生的作品重拍再重拍,神雕俠侶也做了三次吧),再加上香港人的所謂“即食文化”,一切但求有其形而欠其神,那怎會能創作出能感動人心的作品來,更怎能令人有興趣去多看一會呢?另那些所謂當紅花旦小生,演技之幼嫩令人慘不忍睹,一旦飛上枝頭也就更加不會再用心去研習演技,差勁的劇本遇上無神的演出,會擦出什麽火花也是一早預計出來了。我對無綫電視有著很高的要求,原因是他們擁有很大的觀衆群,他們其實是有條件的去創造一些帶領著大衆進入更高境界的節目;而亞洲電視只是自我矮化的變爲中央電台的香港支部,有時不幸的看到〈你有理講〉,對不起了,那些嘴臉和奇怪理論恕我接受不了吧!

我現在只會每晚看一會新聞報道,周未看看直播球賽,其它時間我寧可上網衝浪,看看DVD,飽覽群書,卻也能自得其樂,我想我應該短期內還是不會因爲看電視而有近視的了,還是擔心一下老花吧!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