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May 01 2006

天籟

Published by at 00:00 under 談情說教

我有著音樂伴著睡覺的習慣,一般都會用Kenny G的作品或是一些輕音樂作爲主打;昨晚在收拾唱片櫃時,找到了一只關正傑的精選集,我想年輕的朋友也沒聽過是誰的;一聽之下,可還是覺得老歌來得好一點呢,嘿嘿。

從小就很迷中文流行曲,家中藏有超過七百只鐳射唱片,而黑膠唱片也接近二百只,所以其實如何安放這些唱片從來就是一個很頭痛的問題,尤其是現在的唱片的包裝都比較古靈精怪;結果都是把所有的唱片放到一個改裝了的櫃子就算了,也談不上什麽的分門別類。說開黑膠唱片,其實也不全是黑色,有一段時間香港的唱片商都喜歡出版一些特別版以作促銷之用,我記得的有:陳百強的圖案大碟,張國榮的三色大碟,蔡楓華的雙重混合色大碟,而那只陳百強轉投DMI而出版的簽名和編號大碟現在還安放在我的櫃子裏呢。

從而前的許冠傑,關正傑,到現在的側田,衛蘭,中間也挾雜著譚校長,張國榮和後一點的四大天王,張學友,劉德華,黎明和郭富城,還有號稱譚校長接班人的李克勤等,他們的的崛起和隕落其實也見證了香港的社會發展。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期,香港的經濟正有著穩定的增長,普羅大衆對娛樂的需求其實很一般的(所以也做就了電影圈的暢旺),那時的歌手大都是擁用絕佳的聲綫和技巧,而幷不是追求華服和誇張的表現手法;除了先前所提的許關兩位之外,還有羅文,甄妮和陳潔靈等,而就是這一群高質素的歌手,爲廣東流行曲打進了那時由英文和國語時代曲所主導的市場,而令廣東歌開始爲市民大衆所接受。後來譚詠麟,張國榮,陳百強,甚至後期一點的梅艶芳憑著滿多變化的曲詞、編曲和上乘的歌唱技巧,再加上華麗的舞台打扮,令到聽衆們都爲之瘋狂,那時在旺角銅鑼灣尖沙咀的街頭有誰沒聽過〈愛情陷阱〉、〈夏日寒風〉、〈將冰山劈開〉、〈Monica〉、〈Stand up〉和〈摘星〉等等的一時無兩的流行曲?而到四大天王,張劉黎郭繼前者在舞台上退下來而頂替他們的位置時,那時香港的經濟就是一片欣欣向榮,也造就了大衆在娛樂方面多元化的追求,所以在那時很多不同類形的歌手也闖出頭來,記得的有許志安,鄭秀文,蘇永康和吳國敬等一糸列由新秀歌唱比賽走出來的,又或者是在圈中浸淫了好一段日子的藝人也冒出頭來,像林憶蓮;也有不少台灣的歌手,例如林志穎,張信哲和優客李林都是那段時間殺進了香港市場的,更有一些早年在台灣發展得甚好的如王傑和周華建都“回流”了。而樂隊和組合也是那時候再在香港的樂壇興起,像Beyond,太極,草蜢和夢劇院,那時的樂壇的百花整放可見一班,而這都是有賴當時的經濟蓬勃,而市民大衆也樂意多花錢去找尋一些不同種類的娛樂。

而到九七金融風暴之後,大家都在勒緊褲頭過苦日子之際,突然發覺了原來北上消費更廉宜,也讓我們好像能重拾那些老好日子一樣,雖然水準可能差一點。于是就有樂壇A貨文化的産生,就是一班有外表卻沒甚歌唱能力的歌手走了出來(例子繁多不便列明),更恐怖的就是很多其實只是懂得演戲而已,著名的例子有官恩娜,古天樂和吳啓華等。我們對歌手的要求也變了,大家也開始聽得更多的國語歌,而香港的歌手也只要懂得裝扮一下就會有一班瘋狂的“粉絲”,有誰會去理會他或她懂不懂唱歌,走音也好像不當一回事了。

在這情況下,也隨著MP3和非法下載的崛起,唱片業其實在這幾年萎縮得很厲害;就拿我自己來說,除了幾位特定的歌手外,我基本上沒有買其他的,原因是真的聽不下去了,其實出版商也知道這件事,要不那有這麽多的舊歌精選集推出來呢?現在也會聽多一點大陸歌手的歌,事實上他們不論在選歌和唱歌的技巧上也把我們這群香港受寵壞了的歌手強上千百倍,這是否也預視了我們的香港會給大陸趕過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