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Dec 16 2006

近藤真彥

Published by at 00:00 under 已過去的

早前在電視看到了唱片公司爲近藤真彥出了一只金曲專輯,嘩,一看歌曲的名單真不得了,馬上就買了一只回來。

在我念初中的時代,那時的日本偶像簡直是瘋摩了我們整個學界,還記得那時的Checker,中森明菜,松田聖子,小泉今日子,菊池桃子,和後來自殺的岡田有希子,都是我們一衆學生迷戀的對像;在這崇東洋的風氣下,兩本“聖經”-“新時代”和“好時代”就應運而生,大概是八元一本吧,最記得還是它們每期都會送日本明星的拉頁海報,作爲Fans的我們就只好乖乖的每期都獻上金錢吧。而且這“哈日”風潮也令一衆坐落在學校附近的商場裏開著不少販賣日本明星精品的小商店,不過究竟有多少是來自東瀛的正貨,或是在台灣翻做的複制貨就不得而知了,總之就是一到午飯或是放學的時候,這些店鋪總是人頭擁擁的。

除了我們學生之外,香港的娛樂圈那時所受東瀛的影響也是很嚴重,當時不少紅透市場的歌曲都是改編自日本的歌曲,如早期的〈酒紅色的心〉,〈夢伴〉,〈少女心事〉等等,而後期一點也有〈每天愛你多一些〉,〈送妳一瓣的雪花〉和〈讓我歡喜讓我憂〉這些大熱歌曲;甚至有一些歌星索性用日本明星作爲歌曲的主題,如林子祥的〈澤田研二〉;我還記得的歌詞如下“……他使我像著了魔,又像著了火,能燃亮我,澤田研二呀,是爲了他,就是爲了他的歌……”(說時說,其實林子祥先生也值得爲他寫一篇文章的,先容我多作點資料搜集〉。然而經過了幾年瘋狂的西洋東瀛改編生涯之後,樂壇又來了一個推動本地創作的風氣,于是一衆如黃雙駿,雷頌德等創作人也在樂壇先後殺作一條路來,可是在這之後卻又碰上了翻版的蹂躪,令到基本上整個行業也停滯起來,當然這也不能不歸咎于唱片公司所選的新星實在是不夠格。

聽著〈大將〉,〈夢伴〉和〈Highteen Boogie〉實在讓我想起以前很多的舊事情,如果時光可以回到那時的話,我想我會更加懂得享受每一分每一秒。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