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Jun 21 2007

背後目的

Published by at 00:00 under 社會民生

教院風波終在報告提交特首和羅太請辭後暫時落幕,羅太給冠上干預學術自由的惡名而李國章卻能全身而退,也可算是一個異數。不過引起我興趣幷不是四位主要證人的口供的各自有其漏洞,而是在昨天四人所發出的聲明,尤其羅太和李局長的更是非常有意思。

羅太的聲明基本上是充滿不憤的,而且到今天她也不承認她有干預學術自由,她只把責任歸咎于香港的畸型政治生態;在這一點上我是有一點同情她的,原因是今次保皇派竟沒有多大的動作來保護她,我想可能有一點是因爲她過去作爲港英政府精英背景,但我覺得對羅太最致命的一擊反而是莫慕貞的“揭竿起義”,此舉實在讓羅太沒有多大翻身的空間,到最後只好黯然離場。其實我認真的覺得羅太在一衆高官裏算是很值得尊重的一位,只可惜由于數次失言而導致反對聲音太大而形成最後這局面。

老實說,有誰有膽量扛起這大帽子呢?我相信自大如李國章也不夠貿然的說自己有作過干預學術自由的事情吧;君不見他在聲明中極力強調對他的指控是毫無根據的嗎?雖然調委會相信他有用過一些非常嚴重的字眼,卻不承爲他會作出什麽舉動,同一道理應可應用在羅太的身上,調委會卻寧可認爲羅太作出干預,實在是有趣的理論。其實我對局長聲明中說的背後目的最感興趣,因爲現在基本上所有香港的政治人物有負面新聞時,都用上這個說法,好像這就代表他們是無辜似的,所以不知局長能否明言他以爲有什麽背後目的,但不如我告訴你我所知背後目的吧:對,就是不“妥”你!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