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Oct 14 2005

父親

Published by at 05:00 under 已過去的

小時候很憎恨爸爸,甚至有過殺死他的念頭。

我在十五歲以前是住在九龍牛頭角那些七層公共房屋裏,我們的家是前鋪後居的,而爸爸媽媽就是開洋服鋪子;基本上我從小學開始到中學都不用買校服的,原因是父母都會幫我度身訂做的。在那種居住環境裏,可以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現像,例如會很容易在連去天台的那段沒人到的樓梯裏看見一些癮君子在“追龍”、在球揚上黑幫的大形混戰等等;在這情況下,爸爸是採用鐵腕管理的,只要我有事故的話,一定會招來一頓毒打的,也不管是不是我犯錯了,也不聽解釋的。記得小學時是穿著短袖上衣和短褲的,每一次給爸爸打完之後,那些在手腳的瘀痕在學校的收視率是非常高的;我還清楚的記得有一次和附近的小孩爭吵之後,當然沒有疑問地給打了一頓,但好戲還在後頭,就是洗澡之後還是再打一頓,而其中有一條瘀痕是在額頭正中,可想如果偏了的話,我的眼睛就……這種體罰的情況一直維持到我完成小學後,有一天爸爸和我說以後都不會再打我了,因爲我已經進入中學後應該可以有自已的思考來分辨是非了。 雖是如此,在那時候我還是很憎恨他的。

爸爸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而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都是板著臉的,在我記憶裏他開懷大笑的情況聊聊可數。爸爸在那時也沉迷打麻將,每天都去家旁的“辨館”裏打麻將,甚至有客人到來還要媽媽三催四請才回來。我記得我小時候有次給車子撞倒後,從醫院檢查回到家後還是看見他在打麻將的情形,可能是這個原故的關糸,到現在我還是很討厭人家打麻將的。在我小小的心靈裏面,我不能說我爸親是一個愛家庭的好男人,但在養育我們三兄妹方面,我是很感激他付出的努力和照顧,而令到我們可以完成我們的學業而現在也有不錯的生活。其實現在會明白多一點爸爸當年這麽嚴格的原因,要不現在我可能只是一個小混混而已!十五歲以後爸爸由于種種的原因,被迫把他的生意全部結束,然後再爲著家中生計,去了一直看不起他的舅舅公司工作。其實當他的生意結束後,他自己已經覺得他的人生已經再沒有其他的意義了,再加上舅舅的冷言冷語,我相信他那幾年也過得很辛苦,也多謝他爲了我們一家人繼續忍受下去。後來終于等到我和弟弟讀完了書以後,他從舅舅的公司退下來了。這幾年他已在大陸長住了,每三個月左右就回來一次,在去年的春節時突然在吃開年飯時細意看著他,覺得他真的老了很多,以前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巨人的他,現在只是一個衰弱的老人,在那一刻所有我對他的芥蒂就一掃而空了。

和爸爸的回憶也不全是負面的,在愛書那一文中說的第一套書《西遊記》就是在小四那年他帶我到筲箕灣的中南圖書中心買的,還有他爲了讓我留在家中不亂出去玩而買了一組的音響組合,我也可用了五年多才換了另一套。爸爸也很喜歡看書的,我想他也有去彌補他因要來香港而沒有在大陸上大學去學習的因素; 我想我這麽喜歡看書也應該是遺傳自他的。以前我根本和他談不了兩句,現在有時候我還是會陪他說說話,有時候他會問我關于工作的事情,我們有時也會討論一下社會發生的事情

爸爸,抽少一點煙吧,多謝你過去這麽多年的去容忍我的任性,也謝謝你付出這麽多把我們養育成人,願你和媽媽長命百歲!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