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Oct 17 2005

失誤

Published by at 13:28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報載社會福利署向十七歲失明女孩追討已發放的十七萬的傷殘津貼,原因是該女生從九二年在光心學校寄宿,而今年五月時經過社署職員核對資料後發現受助人只能領取普通傷殘津貼,繼而向她追討過去十三年多領取的律貼金。社署強調,曾數次替這家庭覆核資料,職員每次都會根據指引,說明各項申請準則;所以 當中幷不存在審批疏忽的情況。而更吊詭的是當受助人的家人表示因家境清貧無力償還欠款後,社署職員竟建議他們申請綜援以作清還欠款之用。

問題來了:如果覆核資料這麽多次還是不知道受助人已住了十三年寄宿學校的話,那不是疏忽是什麽呢?難道那些職員在和受助人做“零存整付”儲蓄計劃嗎?還有建議受助人家人申請綜援以作清還欠款之用,簡直就是混脹,完全利用社會資源去填補自已的錯誤!

同一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弟弟的身上,他去念碩士時申請暫緩繳交政府助學金後,過了半年後,資助處突然寄來了一封信說要我弟弟馬上交還在他念學士學位的六萬元的助學金,原因是所報的資料不實。我們都給這資助處的信氣炸了,因爲在那三年我們都根據資助處的指示交了所有要求的文件和資料,怎至小至三數佰元的賬目也要解釋得清清楚楚,而現在竟說我們所報不實!?我弟弟當然是據理力爭,然後資助處當然說沒有疏忽也沒有失誤,繼續堅持我弟弟要馬上交還那六萬元,到最後我們向報社投訴求助,結果就是不了了之,而資助處也沒有再向我弟弟追討這六萬元了。

從來不喜歡官僚,雖然他們現在已比以前好了,但那種不願承擔的文化還是像遺傳因子一樣的留下來。看看這幾年我們的社會,八萬五,沙士,母語教學等等,永遠沒有人走出來說是失誤。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借口和自我肯定;一想起每年交稅來給這群官僚就令人無名火氣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