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Jan 02 2012

民意的操控

Published by at 23:59 under 社會民生

本來一直都沒打算寫任何特首選舉的我,昨午回家時在樓下大堂遇見了唐英年,心想這樣也給我遇上這等糗事,似乎冥冥中提醒我還是要寫一下這塲醜態百出的所謂選舉,只是今天的重點不會放在建制內的唐梁两人,而是那两位為了爭取曝光的泛民候選人。

先說何俊仁吧,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清楚他的參選目的,說道是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即是說泛民的候選人的民望高卻落選,但到今天我其實仍沒看到他做了什麼來証明此事;更搞笑的是當有民調發佈後,其民望較早前同類型的調查下跌了,何竟回應說這是一個給扭曲了的民調,原因是市民明知反對派是不會當選云云。對我這種喜愛找碴的人來說,實在是提供了不少材料來「娛樂」:根據何的理論,那我實在不明白在什麼情況下他的民望會比建制派的两人來得高,那他的參選意即為何?再擴闊一點來看,在不同議題上何先生常用民調的結果作為其立塲的支持點,但實際上在立法會投票上是必輸無疑的,那又不禁想問何先生我們應該是如何解讀呢?至於常常掛在口邊的反對小圈子和功能組別等口號或他說的政綱,我要再次提醒大家這是由他和其領導的民主黨,於去年為政改方案投下贊成的八票,同意1200人的選委會組成和新增5席功能組別,更可惡的是並沒有得到什麼承諾的時間表。

我實在有點為何俊仁的左支右拙看得搖頭嘆息,而且也愈來愈對他的立場感到模糊;一方面當民意利他時就上綱上線,如去年政改轉軚一役,而為了支持自已的歪理,就可以狠狠的置民心不顧,如在明報「路線分歧 毋須敵我攻擊──再答孔誥烽」一文中,為了反辯孔誥烽教授支持的抗爭手法,竟然把當年廿三條的不能通過歸功於自由黨的變節,而把市民遊行所帶來的壓力一筆抺掉,更恐怖的其中有一個論述:「如果否決政改原方案,數以十萬市民上街,北京仍寸步不讓,甚至撤回2017和2020的普選承諾,孔先生有否想過,屆時只會令民主派的溫和支持者失望,甚至脫離民主運動,削弱民主力量。」,我不禁的有一個疑慮,要是這樣成立的話,那過去這麼多年究竟我們上街的意義何在,我真的找不到答案,希望那位有識之仕能賜教一下。

明天才說我「最愛」的溤檢基,和我自己對他們這一套「大龍鳳」的解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