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Nov 24 2005

梁國雄議員

Published by at 06:00 under 一些人一些事

昨天早上上班時,遇上梁國雄議員在派傳單來呼籲市民在十二月四日上街爭取普選。

這麽多的立法會議員,我自已稱得上欣賞的幷不太多,李柱銘、梁耀忠和余若薇是其中的三個,另外也算上“長毛”-梁國雄了。在他當選立法會議員以前,我已很留意他的報道,有時會被他的行動弄得啼笑皆非,但卻很佩服他對他自己信念所付出的堅持和熱情。當他宣布他會參選二零零四年的立法會選舉時,我那時就在想如果給他順利當選的話,我們議會的議員無論是左中右都會爲這頑童而感到頭痛呢!還記得那時方向周刊報道他其實是接受一些外國勢力的資助才去示威的,我那時的感覺就是原來都很多人怕“長毛”當選呢,要不那不需要用到這種低級的抹黑手法吧(如果有留意到以往“長毛”報道的話,都應該知道他大部份時間是一窮二白的);我不能忘記的還有胡應湘爵士所言,如果“長毛”當選立法會議員的話,他會撤離香港的,到最後胡爵士當然是食言,而且還有一個頗無賴的借口來推塘呢!

比起其他的議員,“長毛”對事的堅持更來得可愛,君不見那些自由黨和民主建港聯盟的立場就如在屋頂上的風向儀一樣,風向那兒吹鶏頭就往那裏擺。二零零三年的七一大遊行後,田北俊先生固然因利成便成爲了所謂人民英雄,而在一個港台節目裏曾鈺成先生也充份顯出他對民衆的智商的輕視。主持人問道曾先生爲何在廿三條立法上“轉呔”,而曾先生強調這是不真實的指控,原因是他們一直都是順應民意,只是不知爲何民意突然之間改變了而己。聽到了之後,我只是在想曾先生作爲一位校長, 他的學生行爲是不是都和他一樣的呢?其實還不如老實的說阿爺吩咐他們怎做他們就怎做來得可愛和直接,而我也會尊重你們多一些啊!

看著那些親中或是企圖親中人仕的說話,永遠都不是爭論事情的錯對,而是先把對手定位爲搗亂份子繼而推斷對手的說話和做法都是錯誤的;例如譚惠珠,曾憲梓和鄔維庸等最喜歡就是把爭取民的人定位爲反中反共,然後再在這基調裏強調對手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打擊祖國(我也先不提愛國是不是代表愛黨這個概念了);還有就是自家乞求美國的認同就叫早得國際間的贊賞,對手向老外反映另一派意見就叫賣國或內政不容人家國家干涉云云…………天真就就像我們小孩子時候向父母爭寵一樣,這叫那些政治技巧大超班的歐美國家如何不覺得我們是一個笑話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