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May 02 2017

十九・轉捩點

Published by at 10:00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雖然我喜歡看書,但我從來都不是讀書的材料,所以在讀中六時為求保險亦嘗試報讀城市理工的建築學文憑課程,又幸運地以候補資格給錄取了。我還記得那時是校務處在晚上九時多打到我家中告知我媽這個消息,由於那時手提電話只是有錢人的玩意,所以我直到十時許從自修室溫習回來後才知道;我的第一反應是:邊條友玩到咁大?但當証實這並不是惡作劇後,我基本上是立馬的答應了,畢竟自己知自己事如果勉強都A-Level的話,結果應是顯然易見的全軍盡墨,所以衡量輕重後選擇就變得簡單了。

那三年的校園生活其實一點都不好過,一則是校舍的設計讓人有着我們就是証書工廠出來的產品,另外就是和同學間的相處也不愉快,很大原因是出自我身上,我是繼承了我中學的「優良」傳統,那就是股絕不妥協的傲氣再加上我一言九頂的牛脾氣,結果那三年都在半被杯葛的狀態下渡過,但正所謂曹操都有知心友,總有一些好心腸的同學拉我一把,所以總算在有驚無險下畢到業。

畢業後很快就到工作,那時應該算是香港最繁盛的時光吧,基本上是工作等人來做,所以很多同學寧可去完旅行後回來才慢慢找工作,而我因為家計問題只想盡早出來工作,所以畢業後的一星期就上班了,我還記得那時的工資也想不錯,8000元的底薪OT另計,而那時的巨無霸餐才是12元一個;而諷刺的是一直不喜歡冷冰冰電腦的我在陰差陽錯下當上了此間則師樓的系統管理員,更想不到此一轉變竟成為了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

就在兼任繪圖員和系統管理員一年多後,內心的不安感愈來優大,因為那個「愈懂得多愈覺得不懂」的意識根本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然而在這時候另一契機就在面前出現,我那時因為要還Grant & Loan的關係我還有在馬會投注站作兼職的,在那兒認識了一群來自城市理工的學生,在閒聊間得知他們的課程是會考慮一些作職人仕的工作經驗為入學的條件,也因為如此而成就了我整個職業生涯甚至人生的翻天覆地改變。

在1995年的9月,我正式成為了城市理工資訊系統的一年級學生;唔,我終於可以跟人家說我是大學生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