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Sep 10 2017

二十九.出差

Published by at 13:29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小時候在電視劇集中看到那些經常出差的主角,心裏只有羡慕份兒,同時也覺得他們很厲害;所以當我第一次有機會出外工作時,那種洋洋得意之感到今天還是記得清清楚楚,當然年紀和工作經驗俱增長後的今天,會明白到出差從來就是一個人做两個人工作的體驗。話雖如此,但我一直都還是渴望可以找到一份可以飛來飛去的天作,始終我會有着一種被他人所盼望的虚榮感,而那種「被需要」的感覺才是我工作真正的推動力,所以如果今天有一個規模大至拯救地球般的海外項目的話,那管是減薪的話我也會二話不說的飛奔而去。

第一次衝出香港的地方是斯里蘭卡,一切都是那麼新鮮和有趣,這包括從機場到酒店不到一小時的車程,我們經過了差不多十個有軍人駐守的Checkpoint,也見識過每天黃昏時漫天的烏鴉,也不要說第一次可以自己擁有一間六、七百平方尺的房間,相較那時我只是和弟妹瞓在「碌架床」這一定是天堂,更不要說自助早餐竟是有咖哩洋肉可吃,而我又真的一吃上癮?!

這些年陸續都有一些在海外工作的機會,最長的是在從前的漢城留了接近九個月,也有在北京和上海的各自半年,每一處地方的風土人情以至工作的習慣也讓我大開眼界,跟他們打交道是有趣也是累人的,但只要打開心眼去看去學的話,一星期的所見所聞應該抵得上在香港的一個月經驗。

但我最深刻的記憶並不是在越南的海關給扣查,也不是在印尼親歷暴動,而是和Zoe分手後在高雄工作完一個人回酒店時,聽到優客李林的「認錯」時,眼淚彷如按了開關一樣長流不已。

I don’t believe it 是我放棄了妳
只為了一個沒有理由的決定 以為這次我可以
承受妳離我而去 故意讓妳傷心
卻刺痛自己

一個人走在傍晚七點的台北city
等著心痛就像黑夜一樣的來臨 I hate myself
又整夜追逐夢中的妳
而明天只剩哭泣的心 怎麼才能讓我告訴妳
我不願意 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 我又怎麼告訴妳
我還愛妳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我要告訴妳
我不願意 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 我又怎麼告訴妳
我還愛妳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