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Sep 26 2017

三十一.習慣

Published by at 10:00 under 三十歲後去流浪

一天以後,Zoe已經把行李收拾好然後完全的撒離這個曾經屬於我們俩的小天地;望着空洞旳房子,我是徹底的崩潰而嚎哭,那種像把心肝脾肺腎都掏空出來的痛哭,一直哭到喘不過氣來才能停止下來。

分手最難受的其實並不是失去你所愛的人,而是你要習慣你你生活中從此沒有了她,然而你的腦海裏還是每一刻都充斥著她的身影;那會是當你在街上遊逛時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想和身邊的她分享時,卻驀然發現偌大的街頭其實只得你孤仱仱的一個人,那種空虛之感一如在沙漠中除了一望無際的沙丘之外什麼也看不見一樣,而更重要的是根本沒人會在意過你的感受。

如是者維持了大概两星期這種行屍走肉的生活後,我作了一個人生中其中一個最勇敢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決定:就是辭工而離開香港。那時剛好負責的項目告一段落,加上沒看到自己可以在這家某一程度都算得上論資排輩的公司裏會有多大的發展,而且在和Zoe分手以後一直都不能專心工作,所以在並沒有太多顧慮下「祼辭」了。只是帶了一台相機,和幾只Beyond的CD,那就在英、德、法和瑞士中渡過了三個多星期;這一次的獨自旅行最大的收穫原來不是可以忘記Zoe(而且也做不到),而是學會了如何跟寂寞去做朋友,這對我跟着來的生活以致人生的發展起了決定性的影嚮。

回港後在朋友的協助下,我加盟了一家電子物流管理公司作項目助理;然而當一切慢慢的回復正常的時候,Zoe打了電話給我說想和我見面。老實說直到今天對著她的請求都沒有丁點的免疫力,所以到最後只好懷著忐忑的心情到了那我們常去的餐廳。

「你好嗎?」還是那一把爽朗而帶著溫柔的聲音,而主人毫無疑問就是Zoe。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No responses yet

Trackback URI | Comments R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