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心情

文化大革命

最近看了一些書,有小說,有說道理的,也有做歷史分析的,更有說社會人民科學的;可能真的年紀大了,當看到一些新點子時,也要把它多看幾次才能吸收得了,也可能是因爲固有的框框太牢不可破的關糸。人們常說Think out of the box,說起來很容易,但要令它有效的實行也不能算是一件易事。

昨晚在沉思這個吸收新知識來得有點慢的老問題,突然想起一句說話-破舊立新;可能對自己來說,在思維創意上也開始要來一點大革命,要不這麽多的新奇好玩的點子都學不來就可惜了。現在的問題是想學的東西太多,而時間太少;而自己又不是那種有學者性格的人,可以專心的造著一種學問,反之我就是喜歡涉獵很多不同的東西,結果就變成高不成低不就。

好,專心讀書!

AT17

十六年前的今日,是一个我一生不能忘记的日子,谁对谁错我也说不清,但我只知道,无论如何,生命是最宝贵的。

有时候觉得很可笑的就是,我们国家领导入常常对日本说,以史为鑑,但最不能体会这四个字的似乎就是我们自已中华民族!他们又说真理愈辩愈明,那为什么连给入民讨论的机会也没有?或许我真的是太笨吧,我真的不明白。

可能你也知道曾蔭權现在参加特首的补选吧,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见很多亲北京入仕的脸孔转换得有多快,从一开始时说曾蔭權不可靠,到看道北京政府支持曾蔭權后,然后义无反顾跑出来全力支持,真的看得我想吐。这是什么的社会精英啊?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爱国就要把领导入说的全部奉成金科玉律呢?有时候也应该有另外的看法吧,为什么要帮另外一些持相反意见的入扣上不爱国甚至乎叛国呢?

在这个扭曲的社会里面,请告诉我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

以上這一篇文章是我在去年寫好而沒有登出來的,其實這才是我第一篇的網誌。

這十七年來我沒有參與任何關于這一場風波的活動,幷不是我已把她視爲包袱而放下,只是每一個人的悼念選擇不一樣,而我就只把種子留在心中而靜待她的萌芽和成長。看看我們社會賢達在那時爲這場活動揮發著熱情,到今天的識時務,你知我知。

端午節

昨天終于捱不住而取了半天病假,回到家便倒頭大睡,然後到媽媽那邊吃完晚飯回來再睡,今早起來還是有點頭昏腦脹的感覺,再加上天氣不好,索性就呆在家中東看看電影,西看看那天在開益書店那位友善店員所介紹的西班牙翻譯小說〈風之影〉,書是好看但卻看得慢了點,三天才看了一半,希望可以在這星期把它完成吧!

經過了一天多的休息後,自覺心理生理狀態都回復得七七八八,正好可以精神地趕得上明天的項目演示,也希望可以在這兩三星期把今年公司的兩個大項目計劃得一清二楚,好讓同事們能把它們確切的執行,而把我們在整個基建七巧版上一塊非常重要的版塊埴上,那我們在來年的工作就來得輕鬆一點。

今天是紀念楚國忠臣屈原大夫的端午節,小時候很喜歡吃媽媽做的粽子,後來有十多年由于媽媽事忙,都是在市場上買現成的回來就算,直到今年媽媽再次親自下廚的再給我們造粽子,雖然沒有人家的好吃,那份包在粽子的親情愛意卻是沒有什麽可比得上呢!

昨晚剛那位現居上海的朋友聊天,他說我好像沒有以前那樣開心快樂;那天和舊同事談天時,我勸說他不要無節制的工作,他又說我變了,只因他認識的我以前是位工作狂。

其實我又沒有什麽不開心的感覺,可能只是現在要肩負的東西太多而已,對待很多事物的態度會變得很淡然;在工作方面也不是說沒有以前的積極,只是現在更加珍惜或享受一些工作以外的時間,而令自已的生活過得更有質量一點。其實也可能是年紀大,沒能那麽長時間地專注工作而已,況且工作時間長也不代表質量能成正比的,這也是一個我給自己偷懶的借口。

其實這幾年最不快樂的時間,就是在顧問公司工作的那四年,說實話,在工作上我是很滿意的,同事的素質和相處也很好;只是在那兒我要兼顧公司的銷售,每個月底跟老板們去檢閱本月銷售的情況,已是一大挑戰,再加上解釋同事在客戶裏的出勤率時,就更加戰戰兢兢的好話說盡,而令到老板們同意同事是值得留下來的。每次當輸掉一單生意時,總是會把那些不愉快積存在心中,還記得第一次把一位同事“請”走時,也不能說給誰的那種窩囊感覺,實在是令人沮喪;更不要說公司決定裁員時,遠在韓國和上司爭論得面紅耳赤的那一張名單,那種空虛無力和孤獨的感覺,更加讓我提不起勁來。到最後公司決定結業後,我在求職市場尋尋覓覓卻幷沒回音時,當時的種種感覺也是一個不愉快但很好的人生經驗來的,不過這留待將來有機會再寫出來吧。

唉,瘋了,我想我唯一改不了的就是亂買書的習慣,剛跟自己說好要先把書櫃上未讀的書看完,這邊廂我又買了《華氏451度》,《250天倫敦應召日記》和《風之影》,還跟老板娘訂了《獅子男孩2》和《達文西陰謀》兩書;我想,我是時候好好的檢討一下了。

良朋知己

您好嗎?很久沒有和你通訊了,近況如何?工作還是像以前一樣忙得不可開支吧?

*********************************

不知大家有沒有這個經驗,就是會和一些朋友在一段時間內來得很親密,可是突然之間都和她或他變得疏遠,這中間幷沒有什麽特別的理由,可能只是工作很忙又或者去了一趟外地而已;我自己就常常會坎進這種循環中,和一位朋友走得很近,卻不知爲什麽從某一點開始疏遠了,可能只是突然之間覺得自己太過打擾朋友,又或是出了差回來甚至工作忙碌後,覺得太久沒找這位曾經親近的朋友,有點不好意思那就不找了也有。有些時候甚至在街上碰過正著,也只是匆匆的寒喧幾句就離開了,可能潛意識裏我還是一個頗自閉的人,既然已經是疏遠了,也就不大想打擾這平淡的生活了。

那天跟同事吃飯時問道,自己最懼怕的是什麽?他說道就是怕沒工做而只能呆在家中,更怕的就是沒有朋友可以分享自己的喜怒哀樂;我想我也像他一樣怕差不多的東西,然而幸運的我也有著好幾位良朋和知己。雖然我們幷不常聯絡,可是我肯定的知道當我們誰人有需要的時候,我們總會在大家的身旁來支持對方的;那種信賴依靠的關糸就是這樣不用說明卻又牢不可破。

*********************************

相識是偶然,相知是緣份,相戀卻是無奈結局的開始。當您在那乍暖還寒的晚上告訴我您的決定時,我心儘有千般不捨,口中吐出的那一句卻竟然是:好的,我明白了。

知道嗎?就是因爲您,我對這地方的一切都是特別上心的,就是因爲您,讓我知道我是不完整的,也因爲您,才讓我愛是可以如此的刻骨銘心。您的一顰一笑 ,您的一字一句,此刻還在我的心房裏晃蕩著,讓我可在寂寞時想起而感覺平靜安心。

還以爲曾經擁用這句說話是給那些失敗者的安慰,可現在發現很多時候曾經擁用已經是一個很不容易的結果了,就像我以前說過爲什麽愛情電影總是讓人受落,就是因爲我們知道她的脆弱不已。對您我有著無限的愛惜,可是也明白您是應該去追求您所想要的幸福快樂;所以請容我在遠方真心的祝福您,也容許我在軟弱無依的一刻會想起您,幻想在您的懷裏停泊然後再出發…………

您有偶而想起我嗎?

充電

剛過去的四月份實在是忙得透不過氣來,香港和上海兩地的幾個重要項目也陸續的完成;雖然我們幷不如內地的同事一樣有著黃金周假期,可也在這星期有著兩天的公衆假期,可讓我和同事們疲憊不堪的身心得到充份的休息。

期待著下星期的另一波忙碌的來臨。

給朋友的一封信

偶然看了一位朋友的網頁,知道了他最近好像是有一點事業和感情的煩惱。

沒有什麽心得分享,也沒有什麽驚世道理,只是想告知他其實他最大的優點就是擁有一顆熱情的心,缺點就是到自在也弄不清自己的方向和最佳位置,而常令自己在困惱中打轉卻走不出來。

還有,有著一個模範去學習是好的,但要知道每人的專長也不一樣,我的蜜糖在于你來說可能是毒藥,反之亦然;好好發展你自己的長處,不要找勉強去做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要記著,你要走的路還多著呢,這個難關只是你人生路上的一顆小石子,它雖不能阻你前進,卻能讓你摔一交來讓你認清前路再次出發。

願你飛得更高更遠。

技窮

剛從上海回到香港了,出乎意外地航機竟沒什麽的延誤,六時不到已經回到家了;今次去上海的目的是幫忙我們部門本年度的一個大型項目,就是要在剛過去的周末給我們接近二千名用戶換上一個全新的電話糸統,由于同事間的努力和管理層的大力支持,這個項目得以順利完成,借這裏向衆同事敬上我深切的感謝呢。

可能朋友們都會發覺到我這一陣子每天都會在這裏寫一篇文章,原因很喜歡在這虛擬的網絡空間裏用我的文章來認識不同的朋友,也透過這裏讓朋友們分享我們之們的想法和經歷。可是卻覺得在上海這一星期所寫的文章,除了“故意堆砌”那一篇以外,其他的不就是詞不達意,就是意猶未盡卻又沒有半點字能從那閉塞的腦袋裏擠出來似的。

我也說不出是因爲水土不服還是思鄉情切,希望情況在回港以後可以有所改善吧,然後陸續的把一些在上海的所見所想寫出來呢!

愉快的一晚

昨晚約了一位中學同學吃晚飯,以前坐在旁邊的黃毛小子,現在己經是一位統率兩地三十多人的設計公司的老板了;坐在他的辦公室裏看著他對下屬發號施令,很難想像他就是以前曾向我發晦氣說要擔心做公共汽車司機的同學。

我們去了古北那邊吃了一頓很不錯的意大利菜,席間我們談論到以前的點點滴滴,和同學們的近況等等;我必需承認這些年來,我幷不常跟他們聯絡,所以聽得津津有味。只是有一點感慨,以前那群小夥子,現在己在各行各業裏闖出名堂,而自已的進步還是相當有限。

我們也拉雜的談了不少東西,基本上我倆都深覺自己是頗幸運的,原因在母校所給我們的培練,到今天我們還是受用無窮;我們的校風基本上是蠻自由的,沒有令人透不過氣的管束也沒有嬌枉過正的校規,我想也就是因爲這樣,做就了我校的學生都比較外向而少了一份羞澀,這對後來在職場的發展也有著一定的幫助。我們也談了很多其他的事情,像人生、大陸生活、學習等等,雖然都是蜻蜒點水式的亂談一番,卻感覺到比以前更親近的感覺,又或者是我自己的想像而已。

在飯局的中途,鄰桌來了三位漂亮動人的日本女孩,我們沖著十眼交投時向她們發出微笑,而結果當然就是繼續各有各食啦,不過這也無損這晚輕鬆和愉快的一夜。

我在上海拉雜談

不知爲何今次在上海,總是有一股揮之不去的落寞感覺;再加上無端的病了,感覺更加悲涼!

開始明白到爲什麽大陸的作家把那些貧富懸殊的情影寫得那麽的好,原因在上海這種兩極的感覺簡直是比比皆是;走在街上基本上那些店鋪和裝璜和香港沒兩樣,LV、Bueberry、Gucci和其他基本上香港可見到的牌子這裏也有,可是鏡頭一轉到路上皤行人時,會感覺到格調會是格格不入,尤其是男仕的裝扮和這個豪華的都市有著一股疏離的感覺,長住下去真會令人精神分裂。

不過我又覺得大陸同胞有一點是我模仿不來的,就是他們對生活水平要求的彈性;就算掙多少錢也可以清茶淡飯,我說的是五元三菜一飯作爲一餐的下價菜,當然他們也可以數萬元一餐大吃大喝。要是明白這一點時,就能明白到當年王菲嫁了竇唯之後的洗盡鉛華,也可以在另一方面的高調生活的背後哲學。

還有兩天就是我們本年度其中一個大項目推出的的大日子,早兩天跟同事把細節一一的查閱,再把可能遇上的情況反覆的驗證和準備,可以相信這個星期我們的表演一定會得到成功的

愈懂得多愈觉得不懂

今天的天气还是天阴阴,想下雨又下不了来的样子,令人好生厌闷。

我想我还是不太习惯在香港的生活,相对的比较北京那时清闲。还有就是天气那方面,香港的潮濕和北京的乾爽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對比。

现在的我只想能够好好的念书来弥补过去几年没时间去好好学习的机会,在北京买了很多的书,希可以在六个月内把我一直以来积存的书籍好好的看一遍,我就心满意足了。

年纪少的时候,常常觉得自己懂很多东西,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我觉得自己其实是什么也不懂,可能这就叫有自知吧。

回来以后还没有机会去沙滩做我最喜欢的活动,就是游水和日光浴,希望这个周末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