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周日名采

理想情人

我沒有很明確的爲自己去訂立什麽理想情人條件,不過慨然GymQueen把這個作爲題目,我就嘗試把我的胡思亂想糸統化,而這又分爲外表和內在條件吧。

讓我膚淺的先說外觀吧,我是比較喜歡短頭髮的女孩,最好是能擁有一身健康膚色,五尺四寸高和身材平均(33B-34B就可以,呵呵),最好也讓人感覺她的活力四射啦;樣子卻不用太漂亮,原因是愈來愈發現樣子其實只是一樣讓自已能連糸誰是誰的提示而已。

我反而著重性格方面的配合,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麽樣的人,只是較爲喜歡獨立一點的女孩,我很怕那些依賴性很強的女生,我最近甚至發現我對那些很女性的女孩其實完全是沒輒的;也要大方得體和擁有無限愛心。我期望我的情人會懂得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間,我是很怕像一些朋友一樣,戀情一開始就斷絕了和朋友的來往,尤指是和異性的約會。除了可以和她分享我的快樂之外,也能爲我分擔一些憂慮;而最重要的是和她在一起可以給我很舒服和安心的感覺,說實話遇上讓我感覺安心的女性其實幷不多,最好也能給我一個得成爲Lifetime Companion的感覺。然後我也不太喜歡和外面吃飯,最好我的情人能做得一手好菜呢!

簡單來說我要的女人就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上得大床〉,不過似乎這都是我這個不管自己什麽條件的笨旦所想的苛刻要求,難怪我到今天還是找不到有人肯陪我一起走到人生的盡頭呢。

興趣

每一次要填寫表格時,令我最傷腦筋的可算是興趣一欄,原因是我的興趣簡單來說是博而不精,要是都把它們寫下來的話,我想也要寫上好一陣子,而我記得我唯一上過的興趣班,就是小學六年級在牛頭角明愛中心上的日語初班。

我想我可以說是維持長久一點的興趣,就是閱讀和足球。年輕時我一星期是踢足六天的,只有星期一由于在星期天參與學屆比賽後稍事休息,要不就是午飯時三扒兩撥的吃完飯就一班同學的沖到球場,放學後也是二話不說的一直踢到太陽下山。

很高興閱讀是我其中一個人生的興趣,看我這兒一段日子的朋友也許也知道,我是很喜歡看書;我不用“讀書”而用看書一字,原因是我看的大部份的書都是軟性一點的書本,而幷不是那些說硬道理的書。我看書的種類也很濫,不過這也是一件好事,愈看得多不同的書種,才會深深的體會自已知識之不足,也驅使自己再去尋找更深入和更多的知識。話說回來,我的興趣是看書還是追求知識呢,我也搞糊塗了,嘿嘿。(到現在都是不明白,爲什麽書展這麽多人去呢?明明平時書局鬼影都唔多隻!)

不過我最想上堂學的興趣班應該還是“睇女仔”呢!

Aibo

從小到大所住的地方都是不准飼養寵物的,只是在自己搬出來以後曾經想過買一只索尼的機械狗-《亞寶》以解寂聊,到後來因爲價錢太高而打消了這個念頭;而早兩年索尼也宣布停止開發和銷售這只曾經引起世界驚訝的産品。

我想就算我能飼養寵物的話,我還是養不來,原因我欠缺那種無私熱情,曾經養過一只龜,但到最後是轉送了給其他人;另一個不行的原因,是當我看見自已的寵物老死時,我是受不了那種失去“親人”的感覺。其實我是很佩服那些飼養寵物的朋友,看見他們和寵物所建立的親密關糸,那種無分你我的感覺,實在令我動容。

我想我唯一可以飼養的,只有家中的“小強”吧。

夢想國度

小時候讀過桃花源記,那時已在想如果能真有這一樣的地方,會是多美好的事。

人大了,想要的是有一點不一樣了,外表美麗的東西固然重要,可是內涵卻是我唯一衡量事物的標准。如真是讓我去選擇所謂的心中的烏托邦,我想要的是一個沒有戰亂所影響的地方,沒有種族之爭,人們都是有著極高的道德水平,每天都能看見每個人的臉上挂上著笑容。那裏不需要有著如風景似的環境,有的只是一個民主政制去處理日常人們的需要,那裏每個人都是人盡其材,物盡其用,每個人的理想就是創造更好的未來。

哎喲,爲什麽這樣似共産黨的宣傳文稿的呢?想起來了,昨天是中國共産黨建黨八十五周年紀念嘛。

勝瓜小拳王

上星期和一群網友在尖沙咀飲茶,席中Maggie小姐和我們玩了一個破冰的活動,提議我們就其中一位朋友的特質爲題寫一篇文章,而我抽中的就是勝瓜小拳王+氣質。

認識他是因爲我們的周日名采,小雯告訴我有一位朋友也想參與,而這位就是本文的主角;印像中他是一位很活潑佻皮的大孩子,也一廂情願的以爲做廣告的一定是外向,誰不知一見面就覺得是一位很沉實的男仕,而且也很惜言,與想像中有著很大的差別呢。他跟我一樣,寫的和自身性格基本上是有點令人不能聯想起來,但他給我的印像是一個令人很舒服和好心腸的人。

可能我那天遲到的關糸,沒有多大的時間和他詳談,不過真的很高興認識他和其他的網友。話說回來,勝瓜小拳王其實很像我一位中學同學,不過小雯告訴我他比我還要大一點,所以應該不太是了。

缺點

我想這是對我來說最信手拈來的一個題目,雖則中國人一般都是待人嚴對己寬。

我是一個負能量好高的人,每每都向負面的那邊去想,直到幾年前遇上了我舊老板,給他不時教訓說道要做兄弟的頭兒就要有著一顆樂觀的心,多謝他的教誨我也慢慢轉變過來,雖然我現在間中也有一點兒的想偏了,可是也能很快的恢復過來了。

另一樣可以一提的我是一個絕對粗心大意的人,不要寄望我可以把那些什麽跟什麽的紀念日記得一清二楚,除了工作上的重要日子,基本上我連媽媽的生日也記不住的。而細心和能照顧女伴的能力,好像一出生就給拿走一樣;所以有時很羨慕那些很會搞點子的男仕,我只能乾瞪著眼在旁驚嘆著。還有我有一個很心急的性格,每當一想到一件事情時,最好就能馬上解決掉,要不我會坐立不安,也試過因爲太心急的原因而導致失眠呢!

以前我還有一個怪癖,如果我覺得跟我交手的對像能力不濟的話,我會很不耐煩和言語上帶有很大的攻擊性的,幸運的是在職場上因爲這個性格上的不當得到了不少教訓後,我現在已經不會再犯上這種錯誤了。唯一改來改去也是毫無寸進的就是口直心快,很多時候也因爲這樣而得失了一些人,謹借此處向那些朋友送上我衷心的致歉,也多謝大家對我的包涵。

自安成狂

自我慰藉這種能力是跟隨年紀的增長而加強,而環境因素也是一個很大的補給劑,父母從小就對我照顧無微不至,所以我這能力基本上在中學以後才開始持續發展的。

從小就希望可以有人常常伴著我,和我分享著我的生命起伏,只緣之我是很怕寂寞的;但這幾年我已經慢慢的學會一個人去品味著生活的甜酸,再加上女朋友工作的關糸,我更加習慣獨自的過活,從我的文章中您會發現我常常都一個人去看書,看電影,逛街和喝喝咖啡等等。

當然我也有失落的時候,多得過去幾年的誤打誤撞的嚴格訓練,也要多謝我的舊上司,從中我已發展了一套自我安慰糸統,也明白到阿Q精神對人生發展的重要性;要不是都不知如何渡過過去幾年在經濟困境中,減薪和復遭裁員之苦澀。我們很容易對世界周遭感覺沮喪,但“自慰”其實就是一樣讓我們懷著感恩和期待之心繼續向前方走下去的工具;最可惜的是學校或家庭幷不能教導我們去掌握這個技巧,更殘酷的是我們是要通過在成長中的挫折來把它學習和熟識。

後記:這題目看似易寫,原來寫下去才發現只有淩碎的想法,卻很難找到能貫穿全篇的主脈;另外原來用〈自慰〉做題目是會招來微軟的文字審查的。

任意門

小時候很喜歡看關于英雄故事的交通片,西方的有以超人爲首的正義同盟,而日本方面就以朦面超人和鹹旦超人爲代表;那時常發白日夢希望自己是他們其中一員,可以擁有各式各樣的超能力,那就得以除暴安良和維持世界和平作爲已任。

而在衆多的特異功能中,最希望擁有就是瞬間轉移,尤其每次在新聞報道或報刊中看見其他地方的一事情時,常在想如果自己可以親眼目睹甚至可以幫上一點點忙就太好了。試想想在槍林彈雨下把無辜的人質救出來,或是把被困在災場中的人們轉移到安全地方,又或者在維護世界和平時開開小差去看看北極的極光,南極的冰川和埃及的獅身人面像等等。

而另外一樣想要的異能,我相信很多男仕在少年時都曾經夢想過的,就是隱形了,嘿嘿。還記得中學的時候日本方面甚至乎出了一套漫畫書,而令我們一衆男校的學生爲之著迷,對,那就是〈透明人間〉了,還記得那位一吃納豆就會變成透明的男主角嗎?當然這個題材落在性文化相對地開放的日本人手中,就不會變成〈Fantastic 4〉裏富有正義感的隱形奇俠,而是滿足一衆男仕利用可以隱形而占了不少女生便宜來大事創作,我記得我也看了差不多十多集,雖然幷不懂得日本說什麽,但還是看得蠻開心的。

我是相信特異功能的,也不覺得這些異能只是招搖撞騙的技倆,原因是我們倘大的一個腦袋據研究說只用得上十分之一,難保有一些人由于在某種原因下把剩余的腦部功能也用上了,而成爲我們所說的特異功能。曾經看過一篇忘記是小說還是報導說,其實人類或多或少的擁有異能,只是由于千百年的科技發展而令我們在久安下沒有再把這些潛能再激發出來,像有些人對危險有著第六感其實就是在原始人時代由于時刻要注意給猛獸襲擊,而鍛練出來再把它植進了遺傳因子的一種異能,而這種能力在很多蠻荒的土人中還保留著。

當然不否認有一些人是裝得太誇張的,記憶中有一位叫嚴新先生,好像是給香港一間大學邀請來作研究時,而作不出預期的結果時說道,不成功是因爲怕一發功會把香港的電網拖跨云云,我不知這是真是假,反正這位先生已經在江湖裏消聲匿蹟了。其實只要不把這些特異功能自我的無限神化,我想是會有不少人會相信和研究的,只因爲我們知道我們自己的身體太小了。

如果只得三星期

奇怪的我從小已經覺得人的在于世上是爲走向死亡,可是我卻從沒想過如果我是很清楚我的大限所在,我會怎樣去安排我所余下的時間,正好借小虎妹今星期的題目反思一下。

我想只果我知道我只得三星期生命的話,我想第一件事我會做的,就是去把舊同學和朋友逐一拜候,然後也像桔姐所說的跟他們說三句話:“謝謝”,“對不起”和“再見”,謝謝給我認識了他們帶給我幷不孤單的生活,對不起我對他們的種種任性,再見了這一份情緣也希望可以來生再擁有。

第二件事情我會把我所有的家當變賣了,然後一半給我的家人(雖然可能也沒多少),而另一半就捐去那些慈善機構以幫助有需要的人;也會把所有的人壽保險的單子找出來和自己的後事一一安排好,不希望在最後的日子還要家人太過勞心了。

然後我會去醫院做一個精確的全身檢查,以決定那樣的身體器官能夠損出來給那些性命垂危的病人;題外話-以前媽媽很反對損贈器官,原因是中國人還是怕死無全屍,可是經過這麽多年教育她,與其化成一堆枯骨,豈不如遺愛人間,可幸的她最終都不反對了。然後把我所有的藏書也送給那些需要的小朋友,希望他們能利用知識把這個已生病的世界變得更好。

最後我希望可以和我心愛的人,在一個陽光海灘的地方完成我生命中最後的一段路,然後籍著黃昏的晚霞輕輕的帶走我。還有在我的葬禮上,大家可以不顯出絲毫的悲哀嗎?我希望所有來送我最後一程的人,是可以帶著一份輕鬆來到,就如我希望自己可以爲大家帶來生活的一點兒點綴一樣,要如大家太過傷心的話,我怕我會捨不得大家而投胎不成呢。再者生命的結束只是我們一個必經的階段而已,只有結束我們才會再有開始和珍惜嘛,不是嗎?

心態

接過了阿倫的題目後,我一直在想這星期真是難得要命,原因是我已經畢業了十多年,那心態轉變的記憶已經所餘無了。

其實我的蛻變,幷不在畢業後出來工作時,而是始于大學時;可能我是念男校的原因,同學之間關糸一般來很親密,而且背景也差不多。但一去到大學時,同學們都來自五湖四海,每人所背負的也不同,所以每次有什麽事情時,都要有著很多的平衡和計算,要不破壞了大家的“關糸”那以後的事情就不好辦了。也正因爲如此,我也學懂妥協的本領,自己都勉強算是一個頑固和要求高的人,但事實上群體生活時,很多時候要有著犧牲,原因也很多時是人的因素。

看了阿倫中所說的學歷那兩點,其實對我自己又不是有著太大的影響,原因是我一直都覺得那個學位只是幫助自己打開了一條相對易行的路徑之入口,幷不保證路途上的一切。反而我有著很深刻的體會卻是第一份工時,自己過去所修讀的好像都用不上了,在那些老練的同事中,自己就如一只怒海中的小孤舟,四處都捉不著邊際;那時只好每天都留下來,拼命的學習,直到兩三個月後才開始對自己所負責的工作有著一定的把握。

其實我覺得所謂的心態轉變每天都在進行中,只不過從學校跳進職場這一個巨大環境的改變,才令到自己有著明顯的感受,但正不是我們說的長大嗎?

愛情故事

從來在這裏都不愛談自己的感情事,原因覺得是個人私穩,也覺得不值一哂,只是這一陣子有一些朋友有婚姻上有著一點問題,所以想在這裏抒發自己在這個主題上的意見;而且還拉了幾位網友一起寫呢,在此多謝每一位給予面子參與這個寫作活動的朋友。

朋友想還記得我是念男校的吧,初戀的女友是在十八歲時聯校活動裏認識的,那時少不更事,還不懂男女之間的ABC;只管自已乾緊張,每一件她的事都要知道、都要管,完全不明白兩人相處之自我空間的重要性,結果和她只是維持了二個月左右就無疾而終了。幸運地在這之後,斷續的都有一些女孩在我身邊出現,而慢慢地從她們身上,我學會和建立了一些我這些年來自己堅守的男女相處之道,姑且在這裏發表一下我的謬論吧。

從基本開始,我相信男女走在一起是基于一份感覺,當這份感覺沒有了的時候,就代表了這份情已經在開始倒數了;另外在戀愛中也應該留給對方一定的私人空間,大家社交圈子可以互相擴大而不是日益縮小,我有一些朋友基本上在拍拖以後,就不能再和異性朋友有著正常交往,原因是男女朋友不喜歡,而定時電話報告自己的所在所作是一定免不了,換轉是我的話,我是不介意我的女朋友和其他的男生一起吃飯或活動,只因爲我相信和尊重她自己的判斷;再者我幷不同意有一些情侶要求另一半的唯命是從,我有一些朋友基本上是任何事情都要請示一番,當然尊重是一件好事,但這幷不等于把自己矮化,有時看到一些雄糾糾的男仕在女友面前像小鶏一樣,總覺得不可思議;溝通也是一個兩性之間很重要的原素,我最害怕的是我的伴侶空有美麗的外表,而缺乏和我有著能溝通的能力,曾經有長輩教晦我找伴侶的道理就是最怕“你說完了她不懂笑,你未說她先笑”,以前還是不太明白,可是長大後愈能品味這句話的意思。最後我覺得最重要的愛情藝術是要懂得放手,我明白到一段情之結束是令人神傷的,不幸地這是我們很多人都需要經過的,其實想深一層的是,離去的那個只是明白到大家不能一起在人生路上走下去,而幷不是代表他或她希望見到給留下來的過得比以前差嘛,不是嗎?而且我深信大家一定能在每一段情上得到一點東西的,不論是好是壞,也能令自己未來的感情生活更加豐富。那些因爲感情而傷心的朋友們,我是衷心的希望您們能盡快振作起來,請明白到分手其實幷不一定是什麽壞事,可能只是讓你爲一段更好的姻緣有著更好準備而已!